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(5)内容

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(5)

2019-06-09 14:2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更多创新的法治力量在桐乡市农村涌现。前不久,在屠甸镇汇丰村的一农户小院里,一张小桌、几条板凳,一个“板凳法庭”开庭了。屠甸镇司法所副所长沈俊杰、派出所警官徐锡光、专职律师俞国锋、资深调解员姚慧敏、村干部王建发等组成了“评审团”,就村里一户农家乐老板与房东租金涨价纠纷开展评判。前期双方各执一词,吵得不可开交。所幸此次“板凳法庭”开庭,公安民警、专职律师、人民调解员分别从各自职能角度给出了处理建议。最终双方达成一致,友好地化解了纠纷。

  “别看‘板凳法庭’简陋,但发挥的作用着实不小。它将法律服务触角延伸到农民家门口,村民很欢迎。”沈俊杰说。

  为将法治推向基层,除了“板凳法庭”,桐乡市还创新性地推出了“法治驿站”“法律诊所”等接地气的服务组织,设立了镇、村法律服务团,每个村社都配备了法律顾问。他们除普法宣讲推动全民守法外,还免费提供法律咨询和纠纷调解,为村集体重大决策、重要合同进行“法律体检”,成为依法治村的重要力量。

  以德润村,文明乡风夯实道德底蕴

  “哇!这里负氧离子有4万多个!”

  “赶紧深呼吸!”

  在余村文化礼堂前,一群群游客围着显示负氧离子量的电子监测屏纷纷赞叹。

  村委会主任俞小平告诉记者,好生态是立村之本,余村空气好跟推行烟花爆竹禁燃禁放“双禁”密不可分。

  过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是传统习俗,余村是怎么做到说禁就禁的?俞小平介绍:村委提前介入,发放倡议书;设立“双禁”警示牌、挨家挨户上门宣传;提出“用锣鼓代爆竹,用鲜花换纸钱”等替代方案;给12户“双禁”模范带头户表彰;让舞龙队、腰鼓队、锣鼓队巡村增加年味;之后通过村民代表大会,将“双禁”写入村规……

  因为移风易俗措施得力,从今年元旦起,余村再也没听到烟花爆竹声响。

  建设文明新风的不独余村。象山县大力实施新乡村道德提升行动,对乡风文明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以往,“人情债”一直是象山农民沉重的负担。普通婚宴办四场,每场席开五六十桌,一桌动辄三五千元,红包2000元起档……近年来,象山全面开展婚丧礼俗改革,给“人情风”套上了“紧箍咒”。政府主导的同时,各村纷纷成立红白理事会,将婚丧礼俗整治形成的好风气写进村规民约。黄避岙乡塔头旺村红白理事会副会长吴声达介绍,现在村民办酒席,都会请红白理事会上门提供一站式服务,“我们既宣传,又监督,现在婚丧事简办已被村民普遍接受。”

  在桐乡市,道德评判团成为以德润村的排头兵。在桐乡市高桥镇越丰村,上百户村民因整村拆迁搬进了新社区,但部分村民老习惯不改,挖掉了社区绿化带,改种起了蔬菜,社区工作人员劝阻无效,非常头疼。幸好有道德评判团多次出面做工作,农户终于认识到了错误并主动改正。

  越丰村的道德评判团,有村里的老党员、退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11名成员。因为他们享有较高的威望和公信力,在评判陋习、弘扬真善美上,他们的话村民们听。几年下来,不少陋习在道德评判团的评判下,都渐渐得到修正,村里的风气焕然一新。

  除了破陋习、树新风,推进农村德治,浙江还非常注重加强文化建设和道德引领。浙江很多农村都有比较厚重的道德文化底蕴,德治进一步夯实了这种底蕴,也使乡村治理赢得了更多的情感支持和社会认同。

  “以文化人”,浙江很有一套。依托已有的旧祠堂、古书院、闲置校舍,很多农村建起文化场馆,过去单一传承宗族文化的祠堂,而今也变成了传播先进文化的殿堂。目前,浙江仅图书馆乡镇分馆就有894家、农村文化礼堂上万家。很多地方人有书卷气,村有文化味。

  星级文明户挂牌亮户,这是余村一景。除了评选星级文明户,余村还每年评选表彰身边好人与新乡贤。“培育文明乡风”“培育乡贤文化”等工程的持续推进,使得全村形成了学身边好人、做荣誉村民、当道德模范的浓厚氛围。

  对此,余村村民胡加兴说:“人活一张脸,评上了文明户,当上了乡贤,很光荣,大家都更加注重自己的德行,村子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