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资讯 > 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(3)内容

浙江念好乡村治理“三治经”(3)

2019-06-09 14:21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  建设文明新风的不独余村。象山县大力实施新乡村道德提升行动,对乡风文明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。以往,“人情债”一直是象山农民沉重的负担。普通婚宴办四场,每场席开五六十桌,一桌动辄三五千元,红包2000元起档……近年来,象山全面开展婚丧礼俗改革,给“人情风”套上了“紧箍咒”。政府主导的同时,各村纷纷成立红白理事会,将婚丧礼俗整治形成的好风气写进村规民约。黄避岙乡塔头旺村红白理事会副会长吴声达介绍,现在村民办酒席,都会请红白理事会上门提供一站式服务,“我们既宣传,又监督,现在婚丧事简办已被村民普遍接受。”

  在桐乡市,道德评判团成为以德润村的排头兵。在桐乡市高桥镇越丰村,上百户村民因整村拆迁搬进了新社区,但部分村民老习惯不改,挖掉了社区绿化带,改种起了蔬菜,社区工作人员劝阻无效,非常头疼。幸好有道德评判团多次出面做工作,农户终于认识到了错误并主动改正。

  越丰村的道德评判团,有村里的老党员、退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11名成员。因为他们享有较高的威望和公信力,在评判陋习、弘扬真善美上,他们的话村民们听。几年下来,不少陋习在道德评判团的评判下,都渐渐得到修正,村里的风气焕然一新。

  除了破陋习、树新风,推进农村德治,浙江还非常注重加强文化建设和道德引领。浙江很多农村都有比较厚重的道德文化底蕴,德治进一步夯实了这种底蕴,也使乡村治理赢得了更多的情感支持和社会认同。

  “以文化人”,浙江很有一套。依托已有的旧祠堂、古书院、闲置校舍,很多农村建起文化场馆,过去单一传承宗族文化的祠堂,而今也变成了传播先进文化的殿堂。目前,浙江仅图书馆乡镇分馆就有894家、农村文化礼堂上万家。很多地方人有书卷气,村有文化味。

  星级文明户挂牌亮户,这是余村一景。除了评选星级文明户,余村还每年评选表彰身边好人与新乡贤。“培育文明乡风”“培育乡贤文化”等工程的持续推进,使得全村形成了学身边好人、做荣誉村民、当道德模范的浓厚氛围。

  对此,余村村民胡加兴说:“人活一张脸,评上了文明户,当上了乡贤,很光荣,大家都更加注重自己的德行,村子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  在浙江乡村采访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:这里不仅富庶,而且和美。以自治消化矛盾,以法治定分止争,以德治春风化雨,浙江农民“念”着“三治经”,大步走在绿意金光的振兴大道上!

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上一篇  下一篇

  好一幅江南初夏图!6月初,记者来到浙江省安吉县余村采访。一路绿水潺潺、荷叶田田,一幢幢小洋楼掩映青山翠竹间,健身操队、舞蹈队、门球队等群众文体队伍活跃在村头巷尾……

  “余村变成现在这样,不容易!”村支书汪玉成边走边感叹。

  汪玉成为何有此一叹?上世纪90年代,余村山坡上一天到晚开矿,漫天粉尘让人不敢开窗。要环境,还是要票子?村干部不论选哪条路,都有群众站出来激烈反对——村子发展遇到了难题。

  遇到这种难题的,不止余村。农村要发展,难免各种利益诉求交汇、矛盾纠纷集聚。彼时浙江的部分农村,一定程度上存在法治意识不强、化解基层矛盾途径不多等问题。

  出路在哪里?近年来,浙江多地创新乡村治理体系,走上了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结合”的乡村善治之路,破解了一个个发展难题。

  民主管村,村里的事商量着办

  余村到底该走哪条路?2003年初,村两委决定“村里的事村民说了算”,数次召开村民大会后最终决定:关停矿山,抛去“石头经济”,向生态经济转轨。

  决定一出,有些在外地没有参加村民大会的人不干了,气冲冲地要找时任村支书刘中华的麻烦。还有人在村里散播谣言:“村干部这么做,是为了私吞矿场留给自己”……

  因为决定是村民大会集体投票做出的,谣言很快不攻自破。这也让村两委班子看到了民主管村的效果。 

推荐阅读: